中央经济会议前瞻,民企及金融行业或迎多项利好
来源: | 作者:pro457398 | 发布时间: 2018-12-11 | 244 次浏览 | 分享到:

10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对此要高度重视,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根据以往惯例,政治局会议部署了当前经济工作后,12月或将迎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该会议被业界视为是判断当前经济形势和定调第二年宏观经济政策最权威的风向标。

在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释放出哪些信号?明年经济工作重点将围绕哪些方面展开?房地产政策将会出现何种变化?这些都是备受市场关注的焦点。

中金公司最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近期中美重启贸易谈判,有望避免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但最新公布的11月贸易数据显示国内外需求仍面临压力,预计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对经济下行风险给予更高关注。

此外,据报道,受访经济学家认为,今年的会议可能会延续7月和10月政治局会议的基调,无论是"稳中求进"还是"稳中有变",稳增长还是政策重心。明年经济工作可能围绕六个"稳"展开,平衡兼顾稳增长和促改革,同时还会防范风险。

六个"稳"是7月31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提出的。该会议要求,要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在业界看来,这六个"稳"字体现了未来宏观政策的重心是求稳。

"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组合或不变

专家们认为,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可能会确定明年整体政策基调,不过具体的政策目标或将在明年3月的两会上才会正式公布。他们预计明年宏观政策基调或仍为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组合。

在货币政策上,经济学家预计,明年央行会继续降准,这是因为一方面维护市场流动性相对宽松,另一方面也是通过收短放长来推动实体经济融资和降低融资成本。对货币政策而言,未来政策思路应继续转向全力稳增长、救民企和防风险。

分析师预计,元旦、春节前都将是降准的可能时点。该分析师指出,降准则是未来的趋势。因为当前外汇占款逐步下降的情况下,降准是必然选择,且降准可以减轻银行负债端的成本压力,增加银行表内贷款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中金公司预计2019年继续下调法定准备金率。尽管存贷款基准利率可能维持不变,预计货币政策会引导无风险利率和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下行。今年以来,防控金融风险取得一定成效,债务率大体维持稳定,但货币和社会融资总量增速明显放缓。预计明年货币、社会融资总量增速开始企稳。

在财政政策方面,经济学家认为,一是有力度地减税,让微观主体有感受;二是赤字率回升,预计明年会提高到3%的水平。

中金公司分析认为,预算赤字率可能从今年的2.6%扩大到3%,新增专项债发行规模可能增加到2万亿元左右。减税降费力度将进一步加大,预计增值税最高档税率下调2个百分点以上,中间档税率也有可能调整。社会保险费率可能降低5个百分点左右,以缓解社保征收力度加强给中小企业带来的冲击。

经济学家认为,财政政策会更积极,预算赤字率、地方债发行规模和降税减费力度都会有较大提升。财政政策会从结构角度来帮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来提升货币政策有效性。

"更进一步,从理论上看,应逐步放弃平衡预算财政转向功能财政,即财政不应只追求自身的平衡,而应服务宏观经济平衡的大目标。我们需要适当增加财政赤字,不应该僵化地受所谓赤字占GDP比重3%的限制。"经济学家认为。

房地产政策引关注

今年以来,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9.7%,但增长主要来自土地购置费;商品房新开工面积保持高增长,而竣工面积连续两年下降;最近两个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出现同比负增长,但10月份70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平均同比涨幅上升接近10%的水平。

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而10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公报没有提及房地产。

中金公司对此分析认为,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房地产政策的措辞显得更为重要,预计房地产政策会兼顾投资和价格稳定。

中国经济要顺利实现转型升级,必须重构需求版图。要逐步降低对于基建、房地产和外需的高度依赖。在房地产开发投资方面,中央的政策意图短期不会出现大幅度的变动。

仍有诸多积极因素

展望2019年,我国的经济增长政策基调预计将发力稳增长。初步研判,2019年工业会缓慢下行,服务业还会企稳回升,服务业增长在7.8%左右。金融环境供给偏紧的局面,为了稳增长可能有望缓解。预计M2增速2019年会从现在的8.2%左右回升到8.5%,社会融资在10.2%左右,比2018年有所回升。

明年经济下行的压力仍然存在,但还是有很多积极因素。在投资方面,基建有望成为托底经济的重要力量。一方面由于基数原因,明年基建投资增速有望抬升。另一方面,伴随着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规模的上升,对于基建投资绝对量还是有支撑的。制造业投资跟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大部分重合,伴随着短期资金的支持,尤其是纾困资金的介入,能够缓解制造业投资的资金压力。进出口方面,明年进出口比较乐观。但目前沿海发达地区已经出现了一些外资、外企订单转移、企业搬迁的迹象,从中长期看,进出口还是存在一些压力。消费方面,压力和支撑同时存在。